最凶残贪官:省领导炸死情妇 副省长雇凶杀妻


省级领导炸死情人

段义和,男,曾任山东省济南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党组书记。2007年8月23日山东省高级法院以爆炸罪,判处段义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以受贿罪,判处其有期徒刑十五年,以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二年,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2007年9月5日在济南被执行死刑。

1994年2月,已担任山东省电子工业局党委书记、副局长的段义和,被组织上派往聊城地区,挂职担任聊城地委副书记,时间两年。段义和的妻子在省立医院工作,所以段是只身一人前往聊城。聊城地委所在地是聊城县,为了安排好地委段副书记的生活,地委办公室让段义和住在县委招待所一个豪华套间里,并让招待所派专人照顾,当时年仅18岁、长相十分漂亮、身段又好的柳海平被指定为段义和的专职服务员。当时段义和48岁,比柳海平大整整30岁。后来有人发现,宾馆的这个服务员“服务”到了段义和的床上,结果挂职时间没当段义和明确告诉柳海平不能和她结婚后,柳海平向段义和索要100万元补偿费,并到有关部门告了段义和一状,有关领导找段义和谈了一次话,让段处理好与柳海平的关系,不要影响工作和家庭。这次事件后,段义和决定要与柳海平彻底分手。段义和要分手,而柳海平却认为段义和是要抛弃她,两人发生了激烈的争吵。从这时候开始,段义和萌生了致残或杀死柳海平的犯罪动机,他曾对一位好友流露出要摆平那个“忘恩负义”的女人的想法,因为“那个女人知道得太多了,又不识好歹”。

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段义和决定寻找一个最可靠的人来实施自己的计划,他首选了侄女婿陈志。开始,段义和与陈志商量采取制造交通事故的办法,把柳海平弄成植物人,陈志开车跟踪了几天,发现柳海平的活动范围都在市区,路上车水马龙,车速提不起来,制造交通事故很可能杀不死柳海平,反而会暴露自己,就把这个方案放弃了。“陈志最后想出了一个既能达到杀死柳海平的目的,又认为能自保的‘上策’,就是爆炸。”一位办案人员说,陈志是工程兵出身,知道爆炸后所有的证据都销毁了,特别是爆炸起火后,现场几乎找不到证据。

2007年7月9日下午5时左右,陈志开着一辆警车带着陈常兵一起来到济南市国土资源局停车场。陈志携带爆炸装置下车后,直奔柳海平的浅蓝sè广州本田思迪轿车。他们之所以这个时间来,是因为这时正是下班时间,停车场来开车的人多,不会引起保安的怀疑。陈志迅速打开车门,将装有磁铁的爆炸装置径直放在驾驶座位下,2公斤炸药和3枚电雷管就被紧紧吸在车座下面,整个过程陈志在一分钟内就完成了。然后“二陈”回到车上,由陈常兵驾驶车辆,等柳海平下班驾车回家时,就跟踪在后面,伺机引爆。

不到5分钟,响起一声巨响,接着是火光冲天,浓烟滚滚,伴随着爆炸声,受伤的小商贩们的哭喊声,乱作一团。

2007年8月9日,段义和、陈志、陈常兵涉嫌爆炸犯罪,段义和涉嫌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一审宣判。山东省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以爆炸罪、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数罪并罚判处段义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副省长雇凶杀妻

这是一个让人匪夷所思的案件:身为留美博士、著名农作物专家、河南省副省长的52岁的吕德彬,和时任新乡市副市长尚玉和共谋雇佣杀手,在6月8日杀害了自己的第二任妻子陈俊红——杀手很残忍,他们将陈分尸后扔进水库中。整个过程手法粗糙,河南警方仅用3天时间就迅速破案——高级知识分子出身的副省长和他的杀手显然不熟悉“杀人之道”,作案过程漏洞百出。

事后看来,整个作案过程还算有条不紊。

根据知情者的叙述,2005年6月8日早晨,正在北京开会的吕德彬给时任新乡市副市长尚玉和打电话,要他动手。

接到电话的尚玉和随后把15万元交给了杀手张松雪和徐小桐——这是一笔骗吕德彬的妻子陈俊红说要带她去买车的钱。当然,买车是假,这15万实际上是杀手的酬金。

拿了钱的杀手张松雪随后给吕妻陈俊红打电话约她出来,杀手用来联系的手机号码是之前就买好的,专门用于联系作案,吕德彬与尚玉和也各有一个新号码。

陈俊红是吕德彬的第二任妻子,农村出身,小吕德彬14岁,之前曾照顾过瘫痪的吕父。吕德彬在1997年与身为河南农大老师的前妻离婚,1999年和陈俊红结婚,婚后有一子。两年来,陈和吕德彬争吵不断,甚至对吕大打出手,这被视为吕德彬要杀她的直接动机。

就在前一天,吕德彬的“学生”尚玉和对这位师母说,有人愿意出钱为她买一辆轿车,而且吕副省长也同意。知情人说,陈俊红此前刚刚考取了驾照,对这部送上门来的私车自然满心欢喜。尚还和陈俊红约好第二天就让人跟她去买。

陈的同事说,接到电话的陈俊红兴高采烈地说有“好事”,然后就出门了。她没有想到的是,跟她去“买车”的,就是杀手张松雪和徐小桐。

两个杀手按照事先的计划开车来接陈俊红,外出“买车”。张松雪驾驶着尚玉和事先准备好的帕萨特轿车,徐小桐与陈俊红坐在车后排。

随后发生的事情有两个版本:一种说法是,车拐上北环路后,见四下无人,与陈俊红同座的徐小桐突然掐住了陈俊红的脖子直至其昏迷,然后徐小桐用仿‘六四’手枪砸死了陈俊红。

另一说法是,两个杀手很不“专业”,所走的方向不对,很快被陈俊红看出破绽。此时陈要求转向,杀手只好在没出市区的情况下慌乱动手。

不管过程如何,杀手最终是完成了“任务”。张松雪随后下车逃到新乡,徐小桐载着陈俊红的尸体逃回老家河南唐河县。

根据此前媒体的报道,为了制造绑架的“证据”,当日下午,逃到新乡的张松雪用作案用的手机卡,向吕德彬平时所用的手机上发了一条短信:“你夫人在我这里,要想活命,请速准备50万元。”吕德彬接到短信后,知道一切办妥,便让一省政府工作人员以妻子被绑架为名,向公安机关报案。

当晚,在唐河的徐小桐则将陈俊红的尸体肢解,装入编织袋内,扔进南阳虎山水库。

副省长的妻子被绑架,自然是非同小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