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土著躺着赚钱:人均12套房 每月收租160万!


老板掏钱送礼啦!小米手机、五粮液……更多惊喜等着你

*来源:易简财经(ejfinance)

作者:在家码字的威斯克

文章已获得转载授权

北京不能说官大,在上海不能说有钱,在深圳不能说房多。

8月26日,深圳市统计局公布了《深圳统计年鉴—2019》,其中深圳的人均住房数据,让不少人直呼:老铁,扎心!

数据显示,深圳住房总数已增加到1082万套,平均下来每户有1.13套,人均住房面积27平方米。其中,1877个城中村居住单元散布在深圳的各个位置,为外来打工者提供了价格合理的临时住所。

根据数据可推测,深圳原住民数量约为41万人。而根据官方统计数据,深圳共有507万套小产权房,由此得出原住民人均12套房的“夸张”结论。

让我们回到20年前,大家还记得深圳各区的房价是多少吗?2000年,那会儿的深圳房地产只分四个板块,罗湖、福田、南山和布吉,二手房市场更是只分为罗湖,和罗湖以外的地区。云景豪园打着“罗湖香港就一步就到”的广告,罗湖人倒是没啥反应,香港人激动了,一下子就把口岸房价拉到8、9千,等着内地人接盘。

从罗湖圈转到福田,那时福田刚度过十周岁的生日,正在大量拍地,建设搞得红红火火,其纪念特刊中也写道:“以房地产为拉动经济的龙头。” 福田的年轻人多,小户型也多,“别让年轻的心流浪在城市边缘”,可以从20年前用到现在。

福田的下一站是南山新区,当时很少有人对新区有概念,南山还要以“滨河大道通车,沿线物业怒涨10%”为噱头,来吸引置业者。华侨城和后海主要负责改善,精准定位“二次置业者的首选”,5200元/平的浪琴屿花园之于新区的定位来说并不便宜,所以很多豪宅的初始价其实不低,涨幅也没有想象中的高。

当时一套房的首付大概是15万,夫妻二人各一辆奥拓大概就是这个价,然而今天,五辆奥迪TT都凑不到深圳的一套首付。特区40周年,深圳经历太多太多,无论是人口、经济还是城市面貌,都超乎我们预估的成长。

视线回到2020,现在的深圳,上千万套的房子到底够不够住?根据研究显示,可以看到这1082万套房子和住房人群的分布情况。

在深圳,共有507万套城中村房、189万套商品住宅、183万套工业宿舍、97万套公寓、55万套单位自建房以及51万套保障房。

拥有3套及以上商品房的有5.3万人,占深圳人口的0.24%;拥有2套商品房的有15.3万人,占0.7%;拥有1套商品房的有143.5万人,占6.5%;拥有保障房的约有100万人,占4.5%,而有82万人购买了公寓,占了3.7%;有小产权房、单位自建房或者没有房子的则占了大部分的84%,约1850万人。

你被多少人打败了?通过这组扎心的数据,很容易找到自己在整个深圳处于的位置:

第一层:如果你有三套及以上的房,你就打败了99.8%的深圳人;

这样的朋友请介绍给我!当不了0.2%,那就当0.2%的朋友!

第二层:如果你有2套房,你就打败了99.1%的深圳人;

一套自己住,一套出租,生活很美

第三层:如果你有1套房,你就打败了92.6%的深圳人;

一套房,多少人奋斗的目标

第四层:住房里的保障房也能卖;

早些年,有一部分保障房是可售的人才房,这批分到的人真的赚大了

第五层:冰与火的公寓;

82万人买的公寓,买的好就是深圳湾一号,买不好就是“深高南”维权了

第六层:工业宿舍;

这种需要公司购买,价值不太大

第七层:小产权里的城中村;

深圳的城中村住着一批又一批的小白领,其中99%的房都是小产权

第八层:小产权里的土著们;

城中村村民出生在“罗马”,只需穿人字拖白背心,已然是这个时代的“贵族”,人生除了收租好像没了更大的乐趣

从第一层到第八层,看似第一层的那0.2%在金字塔尖,然而其实真正的大佬还是在第八层的深圳本地土著们。

一线城市高楼大厦霓虹闪烁的背后,是破败脏乱的城中村,这赛博朋克一般的场景正在深圳上演。

都说来了就是“深圳人”,但真正的本土深圳人,谁不是坐拥几栋楼,拿着高过白领的租金,有空卖卖价格永远不变的烧鸭饭,或许这就是朱一旦说的“有钱人的生活,就是这么的朴实无华,且枯燥。”

而我们,作为外来的打工者,一方面积极工作,希望能通过努力,在此生根。另一方面,又因为高额的房价,租住在又破又小的城中村中,为土著们提供着源源不断的金钱,进一步拉大贫富差距。

这也是大部分“新深圳人”所面对的魔幻现实。

· END ·

由于微信更改了推送规则,不想错过文章更新的你,就把深蓝财经为星标吧。

第一步:点击顶部蓝字“深蓝财经”,进入公众号主页。

第二步:点击右上角“···”

相关新闻

https://dy.163.com/v2/article/detail/FLM2OGTJ0519APGA.html?referFrom=">深圳要学"新加坡模式

中国经济最市场化的深圳,正计划学习“新加坡模式”来解决深圳的住房问题。

在8月28日一场发布会的演讲上,深圳市住房和建设局党组书记、局长张学凡提出,深圳住房要学习“新加坡模式”,将来60%的深圳市民将住在政府提供的租赁或出售的住房中。

张学凡在会上还表示,深圳将采取包括商品房和公共住房在内的大规模建房行动。其中,将发展110万套公共租赁住房,每年公共租赁住房建设10万套。

理想很丰满,但如何实现值得斟酌。有声音指出,“新加坡模式”未必就是解决深圳问题的最好路径。

投资客易赶,刚需难解

就在约一个半月前,深圳市住房和建设局发布了八项措施精准调控楼市,内容包括升级限购条件、打击假离婚、提高税费标准等。

但在7.15新政之后,深圳楼市依然火热,源源不断的刚需涌向深圳的房地产市场。

时代财经以购房者身份向深圳中原地产的一名地产经纪咨询时了解到,新政之后仍然有大量的需求,一手房、刚需盘几乎被秒。

中国城市经济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宋丁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指出,深圳过去20年更多的是市场化模式,在大大促进房地产发展的同时,也带来了一些弊病,比如房价不断高涨、供需结构性失衡等。如果导入新加坡模式,会在很大程度上解决深圳的这个不均衡发展问题。

“但新加坡模式需要试验,要尽可能解决这个新模式带来的新问题,减少新问题带给市场的震动。”他同时表示。

“新加坡模式”的适用性

“新加坡模式”在本土的成功发展有其自然的道理。兴业证券的分析师闫常格认为,土地和资金的低成本是保障组屋供给的关键。

一方面,新加坡有超过80%的土地为国有和公有,且政府具有强制征地权用于国家建设。因此政府可以给HDB供地,HDB也可以强制征地,征地价格由国家确定,远低于市场价。

另一方面,政府是HDB长期贷款的主要供给方,占据资金来源的32.7%。

但同样的模式放在深圳,政府则未必能够阔绰地拿出大量的土地供应住房市场。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李超_NB128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