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锡进:诺贝尔和平奖永远都不该属于特朗普 他不配


挪威一名议员提名特朗普为2021年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理由是他为解决全球旷日持久的冲突做出的努力比其他大多数和平奖提名人都要多。为了拍马屁,那个议员真是睁着眼说瞎话。而特朗普总统因这个提名兴高采烈,连发了十几个推特。

▲据福克斯新闻报道,特朗普被挪威议会议员提名2021年诺贝尔和平奖。理由是参与斡旋以色列与阿联酋关系正常化。

老胡坚决反对将2021年诺贝尔和平奖授予特朗普,作为一名中国媒体人,我要说:他不配。

事实是,特朗普为世界和平及人类福祉所带来的消极作用显然远大于他所提供的有限积极推动。他入主白宫以来,让美国退出了《巴黎气候协定》,还让美国退出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尤其是在新冠疫情高峰时宣布退出世界卫生组织,极大破坏了全球抗疫合作。此外,他发动了前所未有的全球贸易战。解决气候问题,战胜新冠疫情,加强联合国的作用,推动全球贸易,这些都是世界实现持久和平至关重要的“基础设施建设”。

特朗普领导的团队还重创了美俄军控框架,直接挑起了中美大国对立。他领导的政府正在把21世纪从全球化的合作时代逆转成为充满分裂、对抗的严重不确定时代。人们被迫更多谈论脱钩、对抗甚至大国军事冲突。今天的世界无疑比特朗普总统入主白宫之前更加动荡不安。

所以说,就算特朗普总统可以获得别的奖项,哪怕胸前挂满勋章,但诺贝尔和平奖永远都不该属于他。

相关报道:

两度提名特朗普诺贝尔和平奖 这位挪威议员也是反移民急先锋

特朗普转发自己获提名的新闻,配文“感谢”,之后又转发了15条与此有关的新闻以及向自己祝贺的推文。

据福克斯新闻报道,在帮助以色列与阿联酋达成和平协议几周后,挪威议员克里斯蒂安·泰布林·吉德致信诺贝尔委员会,提名特朗普为2021年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

泰布林·吉德赞扬特朗普称,“我认为他比大多数和平奖被提名人在实现国家间和平方面做得更多。”

这不是泰布林·吉德第一次提名特朗普为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

早在2018年6月,金正恩和特朗普举行会谈后,泰布林·吉德就与另一位挪威议员共同提名了特朗普。不过,特朗普没有得奖。

这位寂寂无名的挪威议员,怎么就这么抬举特朗普呢?

泰布林·吉德与特朗普反移民立场一致

泰布林·吉德对他抬举特朗普有过辩解。他曾说过,他提名特朗普不是拍马屁,他也不是特朗普的铁杆支持者。

他只是觉得,近年来获得和平奖的人所做的事情远不如特朗普,例如奥巴马。

这么看起来,泰布林·吉德是为了公平。

但事实没这么简单。

美国媒体发现,泰布林·吉德是挪威一个有保守倾向的民粹主义政党的成员,即挪威进步党。目前,进步党是执政的挪威保守党的政治盟友。

挪威进步党以反移民的立场著称,这与特朗普的反移民立场接近。而泰布林·吉德也是挪威反移民的急先锋。

2011年7月,挪威首都奥斯陆市中心发生过一起炸弹袭击事件,包括首相办公室在内的多座政府大楼严重受损,多人遇难。这件事是挪威人布雷维克干的。

但泰布林·吉德当时称,“伊斯兰教信徒生来就比挪威人更具攻击性”,因此把矛头引向了移民。

此外,泰布林·吉德和特朗普一样,嘴上没把门的,他曾将穆斯林女性戴的头巾和三K党的长袍相提并论。

从泰布林·吉德此前的言行看,他提名特朗普,算得上是惺惺相惜。

资料图。视频截图。

提名理由有点勉强

泰布林·吉德两次提名特朗普,理由分别是2018年金正恩和特朗普在新加坡举行了峰会;协助以色列与阿联酋达成了和平协议。

这两件事确实都很重大,但是否反映了特朗普的和平理念呢?

“金特会”前,特朗普在联合国大会发表演讲时还曾表示,“如果美国被迫自卫或保护盟国,那么将别无选择去彻底摧毁朝鲜”。

这个演讲一点也不和平,朝鲜方面认为,特朗普有关“彻底摧毁朝鲜”的言论是侮辱性的。

而“金特会”的举行虽然成功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但并没有达成什么共识。

双方一度还取消了会晤。朝核问题并没有获得解决的机会。

几周前以色列与阿联酋达成的和平协议,打破了谈阿以问题先谈巴以问题的惯例,这算一个突破。

但是,巴勒斯坦认为,这是拿巴勒斯坦的利益作交换,因此明确表示反对。

巴勒斯坦问题没有解决反而有可能加剧,以色列对约旦河谷和约旦河西岸犹太人定居点“实施主权”的行动,也没有停止。

以阿协议,还引起了伊朗的警惕,担心这一协议成为以色列与部分阿拉伯国家联手对付伊朗的开端。

冲突的根源没有解决,反而埋下了新的冲突种子,提名特朗普,实在有点勉强。

更何况,在其他许多国际事务上,美国起到的都是加剧冲突、升级矛盾的作用。

特朗普赴北卡为竞选造势 狂批州长防疫太严格。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

借特朗普的大旗有点尴尬

虽然提名特朗普的理由多少有些勉强,但泰布林·吉德作为挪威议会的四朝元老、北约议会挪威代表团主席,他的提名还是很有分量的。

因为诺贝尔和平奖就是由挪威颁发的,根据诺贝尔的遗嘱,挪威议会的五名议员担任诺贝尔委员会委员,负责和平奖的评选和颁发。

假如泰布林·吉德提名特朗普成功,当然有利于扩大挪威反移民的声音,有利于民粹主义在挪威继续抬头。

这几年,欧洲民粹派的势力一直在上扬。像德国右翼民粹主义政党新选择党,就在2017年大选中成为了德国第三大党,这是二战后首个进入联邦议院的右翼民粹主义政党。

在挪威,进步党也是借着与保守党的合作,成了一股不可忽视的政治力量。借着特朗普的大旗扩大自己的势力和影响,或许是泰布林·吉德的私心所在。

但借特朗普的大旗是有点尴尬的。挪威长期以来是北约最坚定的支持者,经费缴纳积极,算是北约的模范生。但特朗普不止一次威胁退出北约。

此外,挪威对气候变化极其重视,但特朗普不承认气候变暖。可以说,特朗普这杆大旗未必符合挪威的利益。

当然,就算特朗普真的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也没有什么了不起。

100多年来,诺贝尔和平奖一直饱受争议,外界普遍认为,这个奖早已沦落为西方的政治工具。

从这个角度说,提名也好,得奖也罢,只能算是自娱自乐。

(原标题:胡锡进:诺贝尔和平奖永远都不该属于特朗普,他不配)

(责任编辑:荀建国_NN7379)

ckis.cn

a7i9.cn

b7a9.cn

dcif.cn

dciw.cn

b6o3.cn

cvfb.cn

buxb.cn

butq.cn

d5y1.cn

cfvz.cn

bszo.cn

cmiq.cn

ciey.cn

cvez.cn

cuzq.cn

bvls.cn

a7q5.cn

cvqa.cn

b7o2.cn

cvhd.cn

ckix.cn

bubz.cn

c5u2.cn

c1a5.cn

bvof.cn

c9k7.cn

cxjv.cn

dauq.cn

cvyn.cn

byvy.cn

dbut.cn

a7t7.cn

b2z9.cn

ceuq.cn

b6v3.cn

c3i9.cn

cbgu.cn

cbuk.cn

cykv.cn

bpku.cn

d5r8.cn

dcur.cn

curh.cn

ckdv.cn

buxf.cn

c9e7.cn

cevp.cn

cvdn.cn

cvyf.cn

b5e7.cn

cxut.cn

b2e8.cn

bvqz.cn

c8y6.cn

btih.cn

c3u2.cn

a7a3.cn

boaf.cn

ckuk.cn

dauw.cn

ceaq.cn

coaz.cn

c1t5.cn

bpix.cn

dacv.cn

bvaj.cn

c2i8.cn

a3c8.cn

bsul.cn

bvia.cn

cifq.cn

cjzu.cn

coeg.cn

azvp.cn

cboi.cn

cubj.cn

cxre.cn

cmoj.cn

dau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