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一代天后遭3个男人抛弃 为挽回感情几度自残


1989年,香港乐坛处处弥漫着哀伤。

张国荣宣布告别歌坛。

谭咏麟不再领奖。

梅艳芳退出任何的奖项竞争。

一代歌姬陈慧娴也决定暂别歌坛,远赴美国攻读心理学。

8月的那个夜晚,她在香港红馆哭得梨花带雨。

一首《千千阙歌》,让在场无数人动容。

“明晨离别你,路也许孤单得漫长。

一瞬间太多东西要讲,可惜即将各一方。”

她身着精美婚纱,眼里含泪。

几度哽咽。

几度失声。

那年,她的事业正值高峰。

红极一时,与歌坛一姐梅艳芳分庭抗礼。

经纪公司多次挽留,她毅然决然选择了离开。

站在舞台上,她轻轻摆手,仿佛在说:

“别了,璀璨的香港乐坛。”

或许,她从未想到,这一别竟成了自己跌入谷底的开始。

18岁的陈慧娴,清纯可人。

图片来源:豆瓣

戴着一副眼镜,俨然乖乖女的模样。

她热爱唱歌,常常出现在学校的各大晚会上。

一次偶然的机会,她被星探发现。

出唱片。

当歌星。

开演唱会。

这些离她生活很远的字眼,突然全部跑到了她的眼前。

她不停地问:“我,真的可以吗?”

工作人员坦言:“其实,你长得不算漂亮,但你真的适合唱歌。”

18岁的少女,自尊心有些受挫。

但唱歌二字,让她蠢蠢欲动。

一曲《逝去的诺言》,陈慧娴就此走红歌坛。

清亮的歌喉。

独树一帜的外表。

她脱颖而出。

十大中文金曲颁奖典礼上,她一举夺得最有前途新人奖。

势头之上,公司为她加大宣传力度,精心制作专辑。

仅仅几年的时间,她金曲频出。

《跳舞街》、《傻女》、《人生何处不相逢》......

舞台上的她,成了百变公主。

偶尔是灵动的舞女。

偶尔是痴情的傻女。

那时,无人不知歌姬“娴公主”。

在那个群星云集的年代,陈慧娴与林忆莲,刘美君,邝美云并称为“四大花旦”。

直到《千千阙歌》的出现,陈慧娴歌坛地位再次飞升。

人人都说,“陈慧娴是梅艳芳的最佳接班人”。

要知道,那时的陈慧娴才刚刚24岁。

星途坦荡,熠熠生辉。

她成了香港乐坛冉冉升起的红星。

然而,命运捉弄。

陈慧娴的父亲厌恶娱乐圈的复杂,向她提起了当初的约定。

“如今你已成名,该去读书。”

一句话让陈慧娴语塞。

父亲一直反对她进娱乐圈。

那年,她苦苦哀求,承诺了家人在未来会完成学业。

时间已到。

一边是如火如荼的事业。

一边是父母的期望。

陈慧娴,最终选择了后者。

四年时间,说短不短,说长不长。

陈慧娴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轻松。

她不用在意歌坛之争。

不用在意媒体记者撰写的八卦报道。

更不用应付那些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

与此同时,香港乐坛也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

叶倩文称霸歌坛。

年轻一代的女歌手迅速崛起。

有着别致嗓音的王菲

晋级歌坛天后的郑秀文。

气质歌手彭羚。

才气、相貌,样样不输陈慧娴。

1992年,经纪公司终于坐不住了。

他们飞往美国找陈慧娴录制了一张新专辑《归来吧》。

意外的是,专辑销量颇好。

一首《飘雪》成为了被大众传唱的曲目。

另一首《红茶馆》再次让她拿下十大中文金曲奖。

她不在江湖。

江湖却对她念念不忘。

这一切让她再次鼓起了唱歌的勇气。

“原来,他们一直在等我回去。”

图片来源:豆瓣

1995年,陈慧娴完成学业,再次重返歌坛。

公司为她量身打造《welcome back》,寓意回归。

销量并未让人失望,连续6周蝉联销量冠军。

陈慧娴依然是陈慧娴。

只是不得不承认,与当年相比,她的人气还是下滑了。

新人辈出的乐坛,人人都想分一杯羹。

对陈慧娴而言,更难以接受的是——

回归后,她已然从一代歌后变成了歌星。

几年的时间,制作团队已经换了一批新人。

他们未曾亲眼见证过八十年代的香港乐坛。

对陈慧娴的了解仅止于——留学回来的歌手。

20岁时,她一路顺风顺水。

名气、地位、金曲,样样都有。

回归之后的她,30岁了。

找不到巨星的感觉。

找不到在公司的位置。

人也变得不再年轻。

《千千阙歌》的传奇,也再未发生。

她尝试换了新的经纪公司,但仍然没能"涅槃重生"。

一切不顺心,都向她纷至沓来。

包括她赖以为生的那一份份爱情。

当陈慧娴从美国归来,她最爱的男人欧丁玉已经结婚了。

欧丁玉是她的初恋男友,也是顶级音乐制作人。

喜欢上他的时候,陈慧娴只有20岁。

欧丁玉大她8岁。

初遇时,小小个子,嗓音高亢的陈慧娴给欧丁玉留下深刻印象。

他的保护欲迅速燃起。

工作上,事无巨细,无微不至。

《傻女》、《千千阙歌》等金曲都是欧丁玉为陈慧娴打造的。

两人拍拖期间,欧丁玉非常迁就女友。

陈慧娴任性,有时不想录歌,就会找借口搪塞。

欧丁玉一一顺从。

工作上,有男友保驾护航。

陈慧娴从未忧虑过什么。

她对欧丁玉的依赖,也渐渐成了习惯。

以至于当初离开香港,远赴美国,都是男友相送。

陈慧娴不会开车,不认路。

欧丁玉主动开车买回来陈慧娴会用到的日用品。

枕头、被子、厨具、纸巾......

没有一样东西落下。

当男友回国,陈慧娴在栏杆边望着,泣不成声。

或许,她对这段感情也曾笃定过吧。

然而,异地情缘,终究是个考验。

时差的不同,生活节奏的不同,让两人渐行渐远。

欧丁玉渴望家庭,陈慧娴却是一只不想落地的鸟。

当另一个女孩出现,两人就此分手。

六年感情,落下句号。

多年后,当陈慧娴提及欧丁玉,她说:

“欧丁玉是最爱我的人,他真的是个很好的男人。

不过想起来,也是缘分注定我们要分开的。

曾经在一起过就够了,至少知道有人曾经那样疼爱过我。”

人和人的缘分似乎就是这样。

到了一定阶段,彼此不适合了。

分开就成了一件很自然的事情。

令人唏嘘的是,在离开欧丁玉后,陈慧娴的感情之路变得跌跌撞撞。

造型师张卓文,是她的第二任男友。

恋爱期间,陈慧娴以男友为自己生活的中心。

张卓文事业心重,他没法像欧丁玉一样把陈慧娴宠溺得像个孩子。

“我以为自己可以治好他,可是我失败了。”

2002年,两人分手。

又一个六年,被吹散在了风中。

在爱情里,陈慧娴一直是令人心疼的傻女。

一而再,再而三的分手。

名气上的一落千丈。

她的心里一直有着一块隐秘的伤疤。

但她不爱说,不爱抱怨。

直到她最宠爱的猫咪跳楼身亡,离她而去。

她心里的弦彻底崩塌。

患上焦虑症后,她不得不再次告别歌坛。

养病期间,缘分又一次降临。

陈慧娴的主治医师谢国麟对她展开追求。

当时的她,万念俱灰,对生活不抱希望。

谢国麟悉心照顾。日日开导治疗。

陈慧娴似乎找到了当初与欧丁玉在一起的感觉。

第三次坠入情网。

可惜,在第四年时,陈慧娴再度宣布恢复单身。

分手原因,众说纷纭。

有人说,是谢国麟被发现出轨同诊所的护士。

有人说,陈慧娴为挽回感情几度自残。

在陈慧娴这里,她不愿多谈,但句句都在为对方说话。

“是性格上不合,不是因为男方出轨。”

“他也很惨,他不是圈内人,却无辜地被我扯了进来,许多他无需对外公布的私事,却被人挖出来。”

谭咏麟笑她在感情上是傻大姐。

她不反驳,继而幽幽地说:“岁月无悔。”

从娇羞玉女到云淡风轻的大笑姑婆。

陈慧娴用了整整30年。

过去历经的沧桑,成了内心坚定的基石。

让她长大,让她看清世界。

如今的她,孤身一人。

提及爱情,她不再是从前那个眼里放光的女孩。

更多的是释怀和坦然。

“碰到一个适合的,我喜欢的,正好他也喜欢我的人,太难了。”

如今的她,55岁。

更愿意听从天命安排。

事业上,不争不抢,把唱歌当成爱好。

不再活在他人的期待下,更多地专注自身。

摆脱了天后,摆脱了名利。

她活得比以前轻松。

如今,再问及她的梦想。

她说:“做一个乐天派,甚至做个250,哈哈哈。”

到头来,原来人生最想要的还是开心。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